FiiDesign
複合空間

台北雅痞書店

以空間為文本,以你的參與為創作,來一場美好時代的閱聽享受

在孩童時期讀《愛麗絲夢遊仙境》,是否曾想過掉進兔子洞裡再探出頭來的光景,能否更加奇幻?抑或是在觀看伍迪艾倫的《午夜巴黎》,夜間一記鐘聲,時光逆轉至20世紀初期,加入到大文豪海明威與費茲傑羅一起討論現代主義文學的文學思辨中。文學與電影,一直構築著我們內心裡,奇幻、富有魔力、自我實現的一種想像。而文學與電影,又是過去美好時光的水晶球,映照出舊時代的剎那。

banner image

現實上的時空穿梭,就發生在「雅痞書店」內。座落在台北東區,先是走過一陣當代流行與喧囂,進入到如同早期閩南土樓的圓形建築內,建築本體的外觀有些年歲刻痕,但占地廣且圆形環狀建築體積,引領著早期台北東區繁榮的想像。接著進到建築3樓,『雅痞書店」就如同給 了你一場愛麗絲夢遊仙境一般的體驗,隨階梯而下的動線,正紅色牆漆與埋藏於高櫃中燈光,共譜出魔幻紅毯,準備帶你展開一段電影與文學之感官體驗。

空間負責人以書店起家,也涉獵電影、古董傢俱而空間設計師曾求學於米蘭,雙方在對「書店」做定義時,都很迷戀歐洲於文藝復興時代起開始興起的沙龍。在沙龍裡,思想與交流是可 以很親近的、創作與表演是可以很即興的,每一個進到沙龍空間裡的人,都可以被靈感包覆,被創意擁抱。因此,以沙龍作為基調,設計師也展開對「雅痞書店」的藝術創作。

banner image
banner image

在狹長的空間裡,設計師先找尋了「觀看」的角度做為場域的核心。不設限誰是觀者、誰是被觀者,希望在此空間內,觀看是雙向的、是開放的。雖然劃出展演的區域做為場域靈魂之所在,卻不刻意垫高舞台,也模糊舞台邊界,造成零距離的感受,觀眾可以近身親近表演者,而表演者也可以隨時沒入群眾之中,即興互動。

原建築擁有著大面積的單排窗戶,縱深望去,利用一排的光束,像極了三谷幸喜電影中說的魔幻時刻(Magic Hour),在午後的斜陽時刻,最顯幸福的張力。用白書時的日光與夜晚時壁面上的燈光,去敘述「光」,是設計師的浪漫與哲理。而在吧台座檯的水泥壁面,微光從小洞中發射,魔幻之餘,設計師以「鑿壁偷光」的概念回叩了舊時人們對閱讀渴望。

banner image

做為複合型空間,為了埋入更多閱讀的線索,設計師將空間設計當作文學作品來精雕細琢,闡述思想。利用書與紅磚做為牆面設計,透過水泥斑駁的覆蓋,隱隱地透出書背,她認為,文學與知識是需要被挖掘的,而每一個重要的作品,也是時代中任何一個介面的載體,透過書、水泥與紅磚,註解出負責人對於閱讀的重視。

將空間優勢轉化,無疑是對空間的錦上添花。但設計師的能耐更是突破限制與缺陷,將作品的完整度提升。舊式建築的巨大樑柱,在設計師眼裡,從障礙幻化成攝影機的觀景窗,逕自浪漫地將流動的人群,摄入眼中。但樑柱終究是樑柱,為了復古氣氛的和諧,先是破壞柱面原有水泥後,再以泥作上樑,加上壁畫,讓舊,更具故事性。

banner image
banner image

「雅痞書店」結合電影、閱讀、展覽講座、音樂表演等多項展演活動。也於朦朧的眾夜裡,舉辦過世界音樂、古典音樂、爵士樂的演奏會。而,設計師為了完成需求,在地面做的專業巧思,利用浮動地板,內以彈簧結構與多層軟性質料,有別於一般的硬式地板,強力吸音,不造成太多雜音反彈,一如專業的音樂表演空間,讓表演者與聽者同時獲得最佳的感官餐宴。

愛麗絲從洞穴出來後,重新面對真實世界,會是怎麼樣的心境?看過魏斯·安德森的《布達佩,斯大飯店》後,是否對世界的色彩,有新的認知。借鏡、比喻、象徵,「雅痞書店」汲取電影、文學、音樂的元素,重新羅編一部新的作品,這部作品,讓我們重回美好年代,讓我們在此聆聽一場音樂或看完一本書後,對世界將更有不一樣的想像力。

banner image
banner image
banner image